同传消失是个伪命题,但手机浏览器将成智能翻译的新主场

同传消失是个伪命题,但手机浏览器将成智能翻译的新主场

同传消失是个伪命题,但手机浏览器将成智能翻译的新主场

翻译有多重要?嘉御基金创始人卫哲曾说自己的第一份工作是给投行CEO做助理,并担任很多翻译工作,这让意识到对话质量并不取决于谈判的双方,而是取决于翻译者的状态。很多人说马云是“ET”(外星人),而卫哲说马云的前瞻视野和国际眼光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他是“English Teacher”(英语老师)。

留过洋的互联网大佬与硅谷技术创新保持同频,而大多数boss开拓海外业务时需高薪聘请“翻译”随从。在很多印象之中,尽管各种网络翻译产品层出不穷,但始终是语言学习的辅助,更遑论取代人。自去年乌镇会议上,搜狗、百度相继亮相人工智能同声传译技术之后,机器翻译取代同声传译的激烈争论就没有停止过。

吴伯凡与梁冬在《冬吴同学会》做了一期《超越沟通》,从市面上各种流行的翻译机谈起,认为同声传译可能是人工智能最早替代的工种之一。目前所有国内外搜索巨头把战略由“Mobile First”转为“AI First”;搜狗也在手机浏览器中上线智能翻译,把语音识别技术延伸至英文口语输入和跨语言搜索上。那么,传统翻译市场真的成为“夕阳武士”了吗?手机浏览器做翻译的活计究竟是否OK?

 

一、同声传译市场痛点较多,移动端机器翻译的优势是即时、免费

 

笔者曾出席媒体及大公司所组织的“高大上”的国际交流会议,“同传”要把英文演讲内容翻译给现场国内观众听,也要把中文翻译成英文给现场的外国专家听。

在会务业务发达的北京等地,同传是英语专业中顶尖工种、也是令人肃然起敬的知识密集型职业之一。与日益频繁的国际交流、跨国家交往相比,同声传译市场痛点开始凸显。

同传消失是个伪命题,但手机浏览器将成智能翻译的新主场

(同声传译在会场隔音室内的工作场景,一般是一组同传进行合作,每20分钟换人进行传译,涉及多语种翻译需要多人协调)

(1)费用高昂,一般半天6千,全天8千至1万;这包括了高附加值的人力资本,以及同传设备租赁费用,一般中小企业请不起。

(2)国内同声传译员极少,主要靠北外、上外等专业学校培养、周期较长,而其他人进入这个行业的学习成本巨大;由于是极其烧脑活动,一般同传是20分钟进行轮流休息。

(3)翻译质量受限于同传人员的专业方向,比如没有受过科技相关知识训练,很难在人工智能或物联网专业会议上进行翻译。


本文标题:同传消失是个伪命题,但手机浏览器将成智能翻译的新主场,由WPS精选分享
如果您觉得这篇文章不错,请使用分享工具推荐到您喜欢的微博、网站或者论坛

所属分类:WPS其他
本文标签:同声传译智能翻译李星人工智能
发布时间:2017-09-07